发布原创
一则恋爱小故事︳赵老师是阿拉斯加吃火锅涮出来的❀
生活

一则恋爱小故事︳赵老师是阿拉斯加吃火锅涮出来的❀

祺娘娘 祺娘娘
本文于214天前发布   214天前更新
粉丝原创

波士顿白富美摸摸姐失恋后,嚷嚷着要去阿拉斯加散心。

那是2015年的11月,身在加州湾区的我丝毫不知冷是何物,嗯嗯地答应了摸摸姐一时兴起的旅行提议。

两周后摸摸姐传给我两张男人照片,土+丑得不相上下。

然后告诉我这应该是个四人游。

皱眉来回翻看这两位衬衣扎腰土出天际的男士,我衷心地祝他们三位玩得愉快。

“一般人不愿意冬天去阿拉斯加,嫌冷,能找到这种就不错了。”

“行...吧…....这都哪找来的?”

“第一个,89年,180,清华土木工程phd全奖来MIT做交换,打算趁机逛遍北美风景名胜。朋友家认识的。”

“第二个,去非洲看动物迁徙、爬乞力马扎罗山的那种,我在一个美东旅行群里招同伴,他就加我了。纽约的,没见过不认识。”

“所以这俩小哥哪个是你的?”

“说啥呢,如果去个海岛玩还能轮得到他俩??你就当是跟班,开车搬行李的。”

“行吧……”

三年后的2019年,社会我摸姐坐稳全球五百强高管,带着更多跟班,虎虎生风。

在我们的四人群里,来自纽约的赵老师加了我的微信。

——您好,我是群里那个纽约的。

——您好,我是群里那个加州的……

一个月后,我和赵老师在阿拉斯加Anchorage机场行李提取处第一次见面;

再之后旅行的第五天我们在一起;

旅行第七天分别的机场,我们相约要么直接结婚要么不再联系。

旅行结束后的三个月内赵老师来湾区大概八九次,每次2-5天。

三个月后,美西的我搬去了纽约。

那个时候,我的opt结束,本该直接回国的我,开始了混吃等死、赵老师当爸爸养我、给我付学费的学生生活。

至今。

我想我们都是加好友的第一时间就开始研究对方朋友圈的。

一天内,赵老师接连点赞了我2014年、2013年以及2012年不同时间段的朋友圈。

积极挖坟的小老弟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

那之前的三年,我完全空窗,暧昧对象都没有,聒噪吐槽外加自拍狂魔,估计有上千条朋友圈。天知道他翻了多久。

至今赵老师还经常quote我朋友圈里发过的话来恶心我。

发傻逼朋友圈的我和背诵傻逼朋友圈的他,也不知道谁更可笑。

赵老师的朋友圈相当直男。

充斥着完全不讲究构图和美感的叙事事件。

爬山登顶啦、暴雪挖车啦、看球赛啦、成功拍到豹子捕食啦、过年蹭饭啦。

倒也没有什么女性痕迹。

唔…….不过还是算了算了算了算了毕竟太丑。

2015年,外貌协会资深患者如我,病症达到顶峰,开始追星,疯狂迷恋着EXO的金钟仁和吴世勋,认为那才是男孩子应该有的长相。所以赵老师这种3分凡夫俗子,在我那时的评分标准里也就0.3分,不足以入眼。

请欣赏我的男人!平昌冬奥会闭幕式solo舞台王者金钟仁!

赵老师在婚礼上形容对我的第一印象是“一见钟情”。

那我对他可真是“惊为天人”。

Anchorage机场。赵老师的飞机最晚到,压轴出场。红褐色头发、白框眼镜、红色sweaterpants、蓝色黄底ugg、棕色羽绒服、蓝色hoodie、迷彩书包、红色行李箱。

五彩斑斓跟个鹦鹉似的就出现了。

有个点评女明星私服穿搭的常用词语,

“用力过猛。”

指的就是这种情况。

“您好。” 我站起来跟他点了个头。

“嗯,你好。” 气息内敛低沉。

还tm跟我握了个手。

装逼鹦鹉很快暴露了北京鹦鹉的本质。

一路叨叨叨叨叨叨叨,仿佛车里坐了个大张伟老师。

摸摸姐烦得想磨刀砍他,也就我被逗得各种笑。

从装逼到起飞。
赵老师给我拍照初体验,一连三发表情包。

阿拉斯加之行我背去了一个插电火锅,赵老师带了锅底和蘸料。

我们在Fairbanks的中超和本地超市买齐了菜肉海鲜和很多酒。

还有我们四人至今都还留着的四副筷子。

在Chena温泉没网没信号的两晚,我们就是这么过来的。

冰山一角。

屋里没有冰箱,肉都堆在阳台上天然冷冻。

我和赵老师对摸摸姐的感谢,不仅是因为她组局让我们相识,更重要的是她以一己之力实打实促成了我们在一起——虽然一开始是无意的。

两杯酒下肚,不配为山东人的摸摸姐就开始醉酒哭。

这让清华phd非常沮丧。

清华phd的酒量怎么说呢。

后来有一次我和赵老师回北京跟他吃饭,phd自带了两瓶剑南春——“我是按照咱们每人二两的量准备的,我多喝点,你们随意,不够再叫。”

phd一人我饮酒醉,摸摸姐碎碎叨叨成双对。

我摸摸姐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哭的确实是凡人如你我闻所未闻见所未见、颇具现实意义、沉重而深刻、奇葩又狗血的事情。

充斥着人性的扭曲、道德的沦丧。

神奇的是,你一言我一语劝摸摸姐的过程中,我发觉和赵老师在三观上的高度一致。他总能说出我想说的话——我停顿一下,他就能接着我的话完整说出exactly我要说的观点。

一整个晚上,不同议题。

十足默契。

令我刮目相看。

最后,我也有点醉。

最后,大家都有点醉。

为了我摸摸姐酒后素颜的形象管理

最后,在互相吐槽前任的比惨小环节,赵老师向我们分享了他过去的三个水瓶座奇葩前女友。

然后盯着我,一字一句得出“我再也不会找水瓶座女朋友”的结论。

“水瓶座统治全宇宙。” 是他点赞过的我的某一年生日朋友圈。

“OK, Fine.” 我翻了个白眼。

这傻子怕不是喜欢我吧???

真是小学生。

摸摸姐无意助攻的第二轮,是第二天晚上我们准备去泡温泉的时候,摸摸姐突然发现亲戚造访身体不适无法下水。

换上泳装更衣室里鬼哭狼嚎了半小时,决定忍痛回房间一人继续饮酒醉。

清华phd在水里勉为其难感受了一下零下40度泡温泉的体验,全程大概3-5分钟。起身回房间关怀革命战友摸摸姐了。

然后我和赵老师就在温泉池里,呆了很久。

久到差点错过看极光的事。

摸摸姐骂我”你还知道回来啊?!我特么以为你们早就去开房了!”

“没,就聊天。”

“聊天聊了五个小时?!”

“真的,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这五个小时里赵老师事无巨细重点介绍了他过去的八个前任女友,包括水瓶女A、B、C。”

“???我以为他喜欢你。”

“。。。我也以为他喜欢我。”

那这叫什么骚操作???

我和摸摸姐共同发出了疑问的一击。

后来赵老师解释说八个前女友大部分都是他瞎编的,以体现自己浪子、popular、炙手可热。

并且洋洋得意自己计划通;认为我真的为此上钩、被他吸引。

极光很美很美。

律动、绵延。

Chena小山坡上就我们四个人,激动得嗷嗷叫、冻得直跺脚。

摸摸姐一扫温泉未遂阴霾,甚至高歌了一曲欧若拉。

拍合照时,赵老师偷偷塞给了我两个刚攥热的暖宝宝。

呵,真是莫名其妙。

为了回礼,我把我的护耳借给赵老师戴了。

沉浸在极光热度里。离开Chena后我们又去Fairbanks找了个小山坡继续追极光。

顺带稍上了一个青旅认识的、独自周游世界的日本妹子。

Fairbanks城市光源多,极光很难追踪到。

我在车里暖身子,看大家在外面闹。

突然就很落寞。

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我在副驾这边的后座扶着头,脑壳疼。

有人打开车门坐进驾驶座。

“你怎么了?”

我碎碎念着opt临近的压力,回国的压力,要工作步入社会的压力。断断续续,絮絮叨叨。

赵老师没说话,调小声音,默默放着歌。

“我要听《你听得到》!周杰伦!”

许久,我突然抬头喊了一句。

从背后看过去,驾驶座的人立直了身子,停了音乐。

车内无声尴尬了很久。

很久。

“哈哈,哎呀,果然世事难以如愿。”“没事没事。” “再放不出来就算了啊哈哈。”

没人接话。

“3.”

我有点生气,开始倒计时。

“2.”

听不听歌倒是次要你好歹跟我说句话呗。

“1.”

我叹了口气把头埋回膝盖。

车内音量渐大,《你听得到》钢琴前奏缓缓飘出来。

前车座的羽绒服窸窣作响,调音量的动作显得有些急切。

几乎没有信号的小山顶,能够在线loading出一首歌也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意外。

一只手从前座伸过来拍了拍我埋在膝盖里的脑袋。

手还挺暖。

赵老师直到现也认为我当时是被感动哭了,并且从那一刻深深爱上了他。

其实我嘻嘻嘻埋头傻乐呢。

狗拉雪橇项目,坐在前面的我完全为赵老师挡风了!

摸摸姐敏锐地觉察到了这股腻歪。

试探了一下我的口风后,和赵老师单独出去抽了两根烟。

回来后用实际行动鄙视了赵老师以”我试试你手凉不凉“为借口的幼儿园级拉小手行为,以及我以为没人看得到所以我就偷偷亲亲你的小学生行为。

我摸姐亲自下场策划,助攻了一个大的。

简而言之就是摸摸姐姐趁赵老师洗澡时到男生房间睡死在了他的床上、以此逼赵老师来女生房间找我睡觉。

非常硬核的成人方式。

事后赵老师认定这波操作一定是我主谋,牺牲摸摸姐就是为了要睡他。    

直到那晚赵老师委屈巴巴DuangDuang敲我房门,我还纳闷摸摸姐为啥去隔壁屋那么久还不回来。

某人真的是委屈巴巴。“那个。。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床被人睡了。。。我不方便,你去叫醒摸摸姐可以吗?”

以我跟摸摸姐说出来都怕被当黑料的过命交情,在我打开房门看到赵老师委屈大头的那一刻就知道摸摸姐的av无码小算盘了。

当下我思考的不是如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的问题,而是驳了装睡的狮子座的面子如何不被锤死的问题。

NIKE slogan大概是抄的我摸摸姐的人生座右铭。

Just do it. 不仅自省,还要你我共勉那种。

烈火强行烧干柴,我摸摸姐就是冬天里的一把火。

这,就是旅行的第五天。

旅行的最后两天几乎是当做世界末日来过,极夜的北极圈里夜夜笙歌,灿烂而绝望。

思考了很多。

六小时里程三小时时差的东西两岸;我这边opt结束后何去何从;现实是否会打破旅行滤镜;是真爱还是ons。

太多还没有聊完的话,只能结婚或者彻底消失,如果只是为了因为满足精神的任性而恋爱、承受分手后彻底失去这个朋友的代价,这才是最遗憾的。

旅行第六天时,我把这段话说给摸摸姐,摸摸姐忧心忡忡。

分别的机场也是在Anchorage,一如七天前。

我的飞机最早,登机口在左;飞美东的三位登机口在右。

赵老师走左边送我,说“你别怕,我一定去找你。”

我说,“好啊。”

右边的登机口,摸摸姐没有我这么假装淡定,问出了颇具东北口音的“你想咋地。”

在我搬去纽约后,摸摸姐告诉了我她当时问了这个问题后赵老师的回答。

赵老师说,“男女如果做一辈子的好朋友恐怕只能结婚吧,恋爱都是浪费。”

摸摸姐的忧心忡忡没超过24小时就破功了。

我的忧心忡忡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群里互报平安、各自回家的一周后,我收到了赵老师的信息,

——你好,在忙吗?我于本周五到San Jose,请问如果您有空的话,方便一起吃个饭吗?

 ——哈哈哈哈不然呢。

END.

Thank you, you came here.

Thank you, Alaska.

君君提示:你也可以写原创文章,点此查看详情 >>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和北美省钱快报共同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如有更多内容分享或是对文中观点有不同见解,省钱快报欢迎您的投稿。

4934 31 99 41
 

名字(选填)
Dealmoon.com

祺娘娘 11

  • 文章

  • 众测

  • 晒货

  • 粉丝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