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原创
北海道流水账之我在道东一心成仙
旅游

北海道流水账之我在道东一心成仙

木木Summer 木木Summer
本文于230天前发布   69天前更新
粉丝原创

有一些人是看了《非诚勿扰》知道了北海道道东,秦奋在路边的基督兄弟团斜里教会进行了一篇冗长到小教堂的容量无法负荷的忏悔,在向着鄂霍次克海静默的能取岬,笑笑把自己坠入沉沉海水。还有一些人,譬如我,本来屁颠屁颠地跟着朋友圈里的热门北海道九宫图,要去道南的函馆吃米其林,拍函馆山的百万夜景,要去登别地狱谷吸臭鸡蛋味道,去熊牧场请棕熊吃胡萝卜。但是!无意之中,我被几张道东的照片勾走了魂。照片里是人世间一片白茫茫真干净,白茫茫之中是杯子蛋糕似的民居,是村落,是马场,是阳光穿透间隙的树林,是打群架的仙鹤,是横穿马路的小狐狸,是屈斜路湖水中浮沉的白天鹅。

于是,我偏离了原定航线,于是,我自顾自改了计划,安排了两天半的道东行程,决定领着老公去修仙。

2018年的12月27号,我们搭乘北海道JR铁路自札幌站至道东的钏路站,历时四个小时左右,然而路途中的风景啪啪啪强力打飞了无聊与乏味,雪舞,雪屋,雪人,雪山,雪原,雪之国。当然,除了风景我还有秘密武器——每天坐车前都必须在便利店扫荡的大包零食!吞拿鱼美乃滋口味的饭团子我从来没有吃烦过。就着自动贩售机里盲选出来的热拿铁,我连蒙带猜地钻研前排椅背口袋里的北海道风情杂志,了解北海道的珍馐,对着喜知次鱼的介绍垂涎不已。以至于我第二天在阿寒湖畔的怀石料理上看见它时,有种昨天坐JR时向北海道灶王爷许了愿的恍惚感。

六点半抵达钏路的时候,黑夜的氛围已经很浓重了,两根冻成冰棍儿的人速速去酒店放了行李就又杀入冰天雪地里觅食了,前往之前就种草了的钏路食堂。你不要以为它叫食堂就很平常了,我们在门口足足坐了半个多小时,你不要以为它叫食堂就很安分守己了,它其实是家气氛很嗨很高涨的居酒屋,我这种很容易被带跑的人,一不小心就高高兴兴喝了个半醉,喝梅子酒喝到半醉。最让人振奋的还是店家给老公上甜虾盖饭的时候了,居酒屋里的店员们全员为他,其实是为他的盖饭激情呐喊,姐姐不断吆喝着把甜虾往碗里堆,堆出了山尖不算,要堆到掉出来才罢休。至于甜虾配白米!好吃!差点影响到夫妻间有福同享的原则。

第二天一早的九点,是我之前通过包车服务和司机武藤大叔约定的碰面时间,为了效率我特地提前了十五分钟把老公拽下楼,结果大叔竟然已经认真地捧着牌子站在前台边了,我的名字端正写在牌子上。于是我们提前出发了,感谢兢兢业业的武藤大叔,感谢一丝不苟的处女座的日本。首站是鹤居村,高挑优雅的丹顶鹤们在雪中伫立,凝视,展翅,飞旋,至于没有偶像包袱的时候,睡觉的睡觉,打架的打架,大叫的嗓子粗到疑似骂街。没关系,神仙也打架呢,这么多仙鹤,搁在中国古代帝王时,妥妥的大祥瑞,必须是天帝对皇帝的表彰。下一站,摩周湖,是常年雾气缭绕的火山湖,清澈度方面在世界数一数二,和贝加尔湖大概一个是瑜,一个是亮吧。我们到的那天,弟子屈町的狂风吹得特别邪乎,弊端很明显,没有100斤的我几乎要上天,也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另辟蹊径的成仙。优点也是有的,摩周湖的雾被吹散了,那种夺人魂魄的蓝霸道占满了我的视线,拔高了我对纯粹色彩的认识,很美,这种美特别骄傲,无法复制,必须亲临。

在决定来道东之前,我曾经为登别全城的硫磺味道做足心理准备,没想到这些准备并未因为计划有变而被浪费,我们到达道东的硫磺山。依着我自己的意思,我愿意称呼它为一坨山,没错,数量词是一坨,因为它不够高耸,因为它飘出一股股肉眼可见的热气,而且很臭。非常有挑战心的男人,我的老公,扛着他的摄影设备们,跋涉而上,在某个泉眼边拍了一颗温泉蛋的特写。而我,被臭鸡蛋味所震慑,老老实实在山脚下堆雪人。当然,从照片上看还是挺有吸引力的,毕竟仙气和臭气都是气?

硫磺山之后,狂风又升级了,从商务舱升到头等舱,我觉得整个车都开始飘摇,甚至不懂日语的我竟然听懂了武藤大叔也在感叹邪风之强劲!成仙的道路上果然需要自然力量的辅助吖。于是毫不意外的,不论是白鸟飞来之地的砂汤还是有露天风吕可泡的古丹温泉,半数的天鹅们都缩着脖子脑袋埋进翅膀,伪装大白鹅。本来我还特地穿了仙气飘飘的裙子要拍仙女照呢,但是这个风!我的鹅绒外套根本不可能离开我的啊!做五分钟的仙女还必须渡天劫吗!

最后一站是美幌峠,狂风已经不允许我直立行走在山巅,我只能半蹲着贴地挪移,靠着重量级的老公,把美景拍回家。美幌峠之后,武藤大叔直接把我们送往阿寒湖畔的鹤雅鄙之座酒店,途中邂逅了两只小狐仙。品种上应该是北狐,一只悄然且谨慎地从我们车前穿越马路,并在车旁驻足凝望着我们,下一刻又倏尔不见,隐没在山坡的雪林中。一只是在路边的景观瞭望台上遇见的,我与它确认过眼神,都是喜欢吃的人/狐,本想打开车门与它交流一番,但武藤大叔突然爆发了表达天赋,日语加肢体神奇地让我明白了武藤大叔的意思:只能看不能碰,它虽然很可爱,但是身上有很多细菌,会传染!于是乎,我和老公只能从车窗与小狐仙对望,那清澈的眼神,还好我老公已经不是书生了!他已经毕业了!

阿寒湖畔的鹤雅鄙之座,大概是我们此次道东之旅和《非诚勿扰》唯一有重合的地方了,这家在阿寒湖旁温泉旅店系列中称得上数一数二,充满了北海道原住民阿伊努族的元素,同时也毫不含糊地提供完美到指甲盖儿的大和民族式服务。房型大致有森之座、风之座、霞之座、湖之座和天之座,每种房间都自带可以泡温泉的私人风吕。由于我给自己道东之行画的某长大饼就是腐败地瘫在高级按摩椅上,透过面前巨大的落地窗户,欣赏脚下半冰半浪的阿寒湖,眺望湖尽头的雄阿寒岳,所以我订的是湖之座,约90平米的客房,该有的不该有的一应俱全,榻榻米和洋式大软床皆备。

我和老公办理了入住,酒店的姐姐像中介带领看房似的领我们逛了房间之后,我俩从嘘寒问暖的鄙之座温柔乡挣扎了出来,在湖边看了落日,再一路颤颤巍巍散步去阿伊努民族村。不要小看雪国的威严,冰天雪地里即使穿了防滑鞋也依然会打滑的!民族村里除了一个博物馆,还有不少民俗店,各种认真的手艺人刻着各种认真的木雕,我只对其中一家感兴趣。进店的时候师傅手里还在忙活着,他的主打作品是小狐狸,多种颜色多种形态的小狐狸萌得我瞬间年龄小了十岁,最精彩之处在于给它们一个师傅雕的木桩子,它们可以轻轻松松姿态各异地挂在上面,趴着,蹲着,撅着屁股,还可以两只小狐狸上下打闹抱团,数只小狐狸层层摞起来。甩了义乌小商品十条街。我买了一个木桩,三只小狐狸,黑色的狐狸爸爸,橘色的狐狸妈妈,还有米色的狐狸宝宝,我要摆在儿子最喜欢的架子上。

晚餐是事先约好时间的怀石料理,在单独包厢的料亭里进行。整个晚餐我们吃了两个小时,但没有一丝无聊,总有不断刷新的惊喜,总有对下一道料理的期待。至少有三道料理,我的舌头大概会强力为之打CALL——喜知次鱼白味增锅、红酒道产和牛、以及Ito生鱼片。吃美了以后,在大堂选好浴衣的花色,我慢悠慢悠回到房间,开始我的幸福泡汤生活。私人风吕在一个单独的阳台上,可以直接看见雄阿寒岳。老公上顶楼去跑了公共的露天大温泉,回房间的时候还带了伴手礼——温泉休息室冰柜里的養老牛放牧牛乳。结果我措不及防就喝到了有生以来最满意的牛奶!瓶盖上附着着厚厚一层鲜奶油,如此自然浓郁的奶盖,离开阿寒湖之后我就再没有喝到了,只能魂牵梦绕。

第二天上午离开之前,我又泡了一遍私汤,从四十度的温泉里出来后咕咚咕咚喝两瓶養老牛放牧牛乳,我只想圆满地得道升天,但升天就喝不到这样的牛奶了哇,还是留在人间吧。

我们被鄙之座的门房小哥哥恭敬送上了大巴,中午午饭前抵达了钏路火车站,至于我为什么要如此着急忙慌地赶回钏路呢——要去著名的和商市场吃现蒸的帝王蟹吖!和商市场距离钏路火车站三分钟左右脚程,市场内热闹又干净,提供很多进餐的座位。我们挑了一家看着亲切的,老板娘一看我们就是俩小情侣,直接向我们表示要挑一只最小的,拿着网子从活蟹池里捞了一只帝王蟹宝宝,真的是宝宝,只有三斤,旁边的一行人,买了一只将近十斤的大仙级别帝王蟹,和我们的摆在一起大概就是巨人海格和六岁的小哈利波特吧。不过即使如此,小哈利波特还是把我俩的脸衬得很小。老板娘把活蟹直接拿去现蒸了,然后店员熟练操作各种工具为我们拆解完毕,端上来时赏心悦目,除了张大嘴巴暴风吸蟹,没有别的想法。

离开和商市场时距离我们的火车出发时间只有十分钟了,我的道东之旅自钏路开始,自钏路归于尾声。两天半太短,破冰船、知床流冰、网走监狱......我都未经历,暂且一一记下。北海道道东,你是我心中的谪仙,我只愿下次见你,你依然是你。

君君提示:你也可以写原创文章,点此查看详情 >>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和北美省钱快报共同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如有更多内容分享或是对文中观点有不同见解,省钱快报欢迎您的投稿。

1064 6 4 9
 

名字(选填)
Dealmoon.com

木木Summer 8

  • 文章

  • 众测

  • 晒货

  • 粉丝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