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原创
新手爸妈们,Terrible Twos的号角你们吹响了吗? ——两岁叛逆期观察日志
母婴

新手爸妈们,Terrible Twos的号角你们吹响了吗? ——两岁叛逆期观察日志

木木Summer 木木Summer
本文于15天前发布   15天前更新
粉丝原创

家里的某只小动物要两周岁了,我看着他从小小的53厘米,趴在我胸口第一次颤悠悠睁开眼睛,到如今23个月就93厘米的高挑小少年,我的骄傲光芒万丈,以至于一时遮住了尾随两周岁而来的小精怪——Terrible Twos,即两岁叛逆期。

IMG_6495.JPG
IMG_4295.JPG
IMG_9626.JPG

观察记录NO.1

否定一切,藐视一切权威,彰显独立的自我。某种程度上看还挺令人欣赏的,但距离产生美,当他否定的对象就是亲妈时,亲妈实在有点儿欣赏困难。两三个月前,我儿还是个多么贴心的天使小暖男,虽然还不会表达很多,但若我问他,你喜欢妈妈吗?亦或问他,你觉得妈妈好看吗?他都会毫不犹豫地郑重地点点头。

而如今,对于我的一切问题,我儿的第一反应就是坚决摇头否定。别说是问他妈妈好不好看了,我问他,你觉得你自己帅不帅呀?他沉重地冲我缓缓摇了摇头,仿佛只要点头就输了,即使是妈妈问了如此刁钻的问题,也不能妥协。
儿子新学到手的摇头大法,让日常沟通的难度火箭上升到外太空。“亲爱的,洗手好不好?” 摇头。“亲爱的,吃你最喜欢的饺子好不好?” 摇头。“宝贝,盖被被睡觉了好不好?” 坚定不移地摇头。“儿子!看电视想看吗!” 下意识就疯狂摇头。然后眨巴两下眼睛,瞟我一眼,又似有还无地弱弱点了个头。我又好气又好笑:“头都差点儿要摇掉了啦!”

观察记录NO.2

情绪变幻莫测,比奇门遁甲八卦阵还要令我困惑。这个阶段的儿子已经能够听懂、理解大人说的很多东西,然而他的表达水平还远远没到相同的高度,有口难言。他想表达的意思总是无法传递给任何人,这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让他茫然、让他沮丧、让他怒发冲冠、让他男儿哭吧哭吧不是罪。
某个周一,我例行带儿子去上亲子课,之前已经上过两次了,儿子都表示很喜欢上课。然而这一次,头十分钟里他还兴致高昂地围着水族箱看乌龟,趴在玩具堆里找消防车和直升机,踮着脚尖在桌上的笔筒里掏彩色蜡笔。下一刻,仿佛皮筋松了劲儿,螺钉滑了丝儿,脸色瞬间变得闷闷不乐起来,粘在我身上不肯丢手。

老师喊他玩游戏他就发脾气大叫,大他几个月的小姐姐主动跑来送毛绒玩具给他安慰他,他一把把玩具推开。我把他抱到一边,询问他为什么不开心,是不是想换尿布了?想吃水果了?他疯狂摇头。然后满眼含着委屈的热泪,他坚决的小手指向教室大门,要求离开。

无奈之下,我将他带至门外,劝说一番后希望他可以重新回到人群中,然而儿子非常果断地走向教室角落里,准确地把我的背包拖了出来,意思明确:妈妈快点背好你的小包包,我们要回家了!老师问我们:“你等下还回来不?”为了不打扰整堂课的节奏,我苦笑着摇摇头,略带尴尬地在老师、家长以及小朋友五六七八的注目礼中忙乱撤离。
回家途中我问自己、也问儿子,关于他情绪突生变故的原因,我儿意义不明地望着我,然而突然兴致勃勃地伸手指向路边草坪,上面四只大乌鸦正在散步觅食,其中一只抬头道:“啊——啊——啊——” 也许这就是属于我,一个茫然妈妈的画外音吧。

观察记录NO.3

歇斯底里的时候如来佛祖的五行山也镇不住。没生我儿的时候我喜欢打游戏下副本,很多有难度的副本里终极大BOSS都有一个特性——一定时间内没被玩家搞定的话就会狂暴,攻击力暴涨,秒秒钟让你们团灭。就在我儿逼近两岁的过程中,他神不知鬼不觉地获得了这个大杀招。儿子!大BOSS不好当啊,你又不会掉橙武!
小孩子不太会表达,也还没学会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当他求而不得、现实不符合所想时,没办法自行纾解的负面情绪不断地滚雪球,最终自己负荷不了,只能以暴怒的方式输出,无差别攻击周遭事物。面对妈妈时也许是因为羁绊较深,尤其显得脆弱、暴躁、愤怒和失控。

某一片乐高积木总也拼不到想拼的位置,连续失败后我儿狂躁地拆掉辛苦搭建的所有玩具并砸向各处家具。某一次午睡时间妈妈不同意继续无休止地讲故事,我儿龙颜大怒,嚎哭半个小时,惹得隔壁楼的狗也随声附和。他踢栏杆、踢墙,以头抢床,打自己的脸,扔被被扯床单,拉弓似的反向折腰、打挺,用手拼命拽我,拽到了就打我……可是我亲爱的BOSS,到了最后你还是要睡午觉的吖,哪怕是一边打着哭嗝儿一边入梦乡。
观察了这么多,作为一个特别心软的妈妈,当然不是停留于纯粹地观察做笔记而已。我看了很多文章、做了很多尝试,略略总结了一些Terrible Twos调养方法,没错,是调养,不是什么速见疗效的救心丸,两岁叛逆期是一个成长的自然阶段,而阶段,最终只能靠时间来度过。
关于儿子的摇头大法,我对应地采用曲线救国大法。我儿否定大人们的建议,是因为想不断确认独立的自我,这是好事情,所以我并不打算再去否定他的否定。如不是什么原则问题,我尽量不对儿子说不。少用建议和指令,多给选择题。

比如到了吃饭时间,我会问:“宝贝今天想吃面条还是吃饺子呢?” 一般如果是选择题,儿子会比较给面子地选一个他喜欢的。而他做出选择之后,我会赞赏他自己的决定。另外,在家中和室内环境中难免束缚比较多,有很多“不可以”,所以周末以外的每天上午家里人都会带儿子去公园玩,追鸟追松鼠堆沙子,忙得不亦乐乎,没空做一个哲学家去怀疑和否定一切。
而关于儿子的情绪化,首先是每天从早到晚的生活作息要安排规律。这样儿子比较有安全感,不会因为飘忽不定的作息节奏而触发或加剧他的敏感情绪。同时多多鼓励他,比如请他参加简单的家务增加成就感,比如充分肯定他在涂鸦游戏中的创造力。

现在阶段的儿子经常因为自己的能力达不到预期而感到沮丧和不满,今天晚上爸爸新教了他一个单词“front loader”,发音有些复杂他说不出,便开始和自己生气。爸爸说:“这个单词爸爸也觉得有点儿难,爸爸都不是一次就学会的。” 妈妈说:“宝贝已经很棒了!前两周妈妈教的两个单词现在你是不是可以说得很准确啦?Dance和Freeze!” 我儿望着我,突然清晰响亮道:“Freeze!Dance!” 备受鼓舞的大眼睛里有一闪一闪亮晶晶。
有些时候,儿子的情绪化我们知道原因,有些时候,则是一团迷雾,因为沟通不畅,爸爸妈妈只能全力以赴地去找寻答案。比如说,儿子有时会从睡梦中惊醒并大哭不止,初时我只当他是做了噩梦,搂着他轻拍他安抚他,但收效十分缓慢。

而后我去查找了一些研究,发现小孩子做噩梦和大人做噩梦后醒来的感觉是不同的,很多孩子到了四五岁左右才能把现实和梦境区分开来,而在那之前,梦境也是他们现实的一部分,是他们认为非常真实存在的。因此之后儿子再从梦中哭醒大闹时,我不仅会告诉他梦都是假的,更会向他反复强调,现在安全了,梦里一切他讨厌的、害怕的东西,都已经被妈妈打败了、赶跑了,妈妈不怕,妈妈在保护宝贝的时候是无敌的,比霸王龙还厉害。让我惊喜的是,如此这般强调时,儿子真的会渐渐停下哭闹听进我所说的,并窝在我怀里重新入睡。当时我心中的小人正狂喜地挥着上衣绕场飞奔,高喊哈利路亚。
最后是关于我儿进入狂暴状态时我的操作流程。先深呼吸,让自己冷静,然后简单帮他梳理一下前因后果,向他表示我理解他的愤怒/焦虑/伤心等感受,会一直陪着他直到他平静下来,但是眼前的现实就是X,不会变成他所希望的Y。一般已经到狂暴阶段时,注意力转移大法已经失效了,我也不能向他妥协,否则会变向鼓励哭闹以求如愿的这种不良习惯,此时只有两个字:忍和等。把儿子置于一个安全环境中,然后忍住自己的各种不忍心,等待时间令他平静。
亲爱的宝贝,时间终会令你学会,令你长大。而在这长长的时光中,妈妈愿苦练绝世武功,让你即使叛逆,也拥有快乐和健康。

IMG_1604.JPG
90ED12652433AE6E94BC7967BFA65827.png

——写于2019年春

君君提示:你也可以写原创文章,点此查看详情 >>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和北美省钱快报共同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如有更多内容分享或是对文中观点有不同见解,省钱快报欢迎您的投稿。

663 10 6 3
 

名字(选填)
Dealmoon.com

木木Summer 8

  • 文章

  • 众测

  • 晒货

  • 粉丝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