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原创
我在北海道神宫前合掌许愿,也在札幌红灯区失物认领
旅游

我在北海道神宫前合掌许愿,也在札幌红灯区失物认领

木木Summer 木木Summer
本文于225天前发布   67天前更新
粉丝原创

——请让所有我曾失去的,都有所归来吧。

从东京搭乘日本航空的飞机抵达札幌后,我就屁颠颠地毫无犹豫地离开了札幌市区,去往定山溪,去往更远更纯粹的道东,仿佛札幌只在我的余光之中匆匆打马掠过。待我回过头来认真与TA相识时,TA给予我平静,以神明坐镇的力量,在2019年的第一天早晨,纷飞的雪中纷飞神的旨意;TA也给予我咚咚如擂鼓的心跳声,我飞奔在夜晚灯红酒绿的薄野大街,寻找我遗失在小巷的、视之如命的背包。

不管你玩抑或不玩札幌,札幌都会是大部分北海道旅人需要打交道的地方。札幌的JR火车站,是北海道的重要交通枢纽,无数的出发与归来与擦肩,每天都在此处,在火车的鸣笛声和况且况且里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我于2018年12月26号第一次见到札幌,真正在此地住下来,已经是29号的事情了,酒店在中岛公园旁,距离热闹的薄野红灯区,也就是个饭后散步的意思。日本有名的红灯区有数个,我18岁去大阪玩的时候曾经在离心斋桥不远的某个地方潦草而好奇地打量几位站街的牛郎,被其中两位的黄金杀马特造型惊到,暗自揣测过是否有贵妇自封雅典娜,召唤过黄金圣斗士。当然,18岁的我是吃瓜群众,如今28岁的我依然是尊纪守法的吃瓜群众啊。我不仅在札幌的红灯区吃瓜,我还吃拉面咧。结果!果然作为群众还是不应该气焰太高,我和老公凑热闹跑到人气爆棚的拉面横町,那是一条客流量很大的小肚鸡肠的巷子,放眼望去,眼皮子还没完全张开视线就已经寸步难行。一张张脸盘子在拉面腾腾的热气中摇摆转动,等待、等待、后面的新人涌来、前面的旧人还在。好吧,这就是到了饭点的薄野吖。

拉面横町里有数家拉面店,人气最高的似乎是国光拉面,被我这种排队焦虑症患者果断略过了。决定盲选的我们坐进一家拉面铺子,空间狭小到脱下背包、羽绒服、手套、围巾、帽子的整个过程中我碰了数次墙壁、桌椅,险些以为自己在学习咏春拳。铺子虽小,但要的就是满满当当热气迎头的气氛!拉面直接在拉门旁的机器上操作,屏幕上点菜、在机器上现金付账、把机器吐出的收据递给传菜小哥。拉面师傅的脸我看不清,木质小吧台围着略高处忙着做拉面的师傅们,什么都简单,又什么都周到,什么都很朴实,但滋味又层叠在一起不好一句带过。难道是这灯红酒绿的薄野附加了二锅头的劲道。这个劲道可是为我挖了好大一个坑!

吃高兴了的我,点头鞠躬地和店家拜拜,哼着小曲儿蹓跶回了酒店房间,路过一家家介绍姑娘们的无料案内情报馆,之后又逛了逛便利店,买了北海道牛奶与吞拿鱼美乃滋饭团。回到酒店的我吃着饭团玩手机,先是疑惑,竟然手机主动连上的是酒店Wi-Fi而不是我在北京机场就租来的移动Wi-Fi,再是恍然大悟,估计是移动Wi-Fi蛋没电了,我磨磨唧唧地起身准备充电……然后!咦我的Wi-Fi蛋呢?咦我的小背包呢?妈呀佛祖姥爷!我根本就没把它从薄野背回来!当时我的心情,就连眼睫毛都在颤抖。我性命攸关的小背包!被我孤零零丢在了鱼龙混杂之地!小背包里面有我的证件、我的Tiffany钻戒……我几乎是原地跳出了房间,外出的五六七件衣服胡乱一套就和老公冲下了酒店前台。老公实在是神来之笔,我吃拉面时随意把玩过一张拉面店的名片,竟被老公揣兜里带回了酒店,上面印有拉面店的电话。前台姐姐是个温柔好看的姑娘,更难得的是英语口语水平一定打败了全日本90%会说英语的人!说的是我可以听懂的英语(如果你去日本就会明白我在感叹什么)!姐姐帮我们给拉面店打电话询问我落在那里的背包,我的灵魂在一旁焦急燃烧,结果那个拉面店的人表示:什么包?不知道!不记得!不明白!不好说!总之我们现在很忙,要找什么东西让她自己过来找!前台姐姐皱着眉头挂断电话,向我们转达了店家的意思,并与我们同仇敌忾,对我们表示这家店实在是很rude!但我已经没心情吐槽了,撒丫子就冲进外面零下摄氏度的札幌,向着薄野花花世界奔去。

道路上大部分都是积雪,时不时还有冰面,为了获得加速度我非常有冒险精神地哧溜了过去,放在平时这根本不是本我会做出的事情……当时我的每根神经仿佛都被置于帝王蟹的螯钳之间,等待着铡刀的宣判。我甚至不顾旁人的眼神,在冰面上蹦跳翱翔的同时双手合十大声道:“不知道札幌是哪位神仙在任,总之保佑我的包包在原地等我吧!我会去拜你的!” 希望当时没有中国游客看见二傻子似的我……

当我回到拉面横町的时候,客流量又增了至少一倍,家家店门口皆大排长龙,我之前光顾的那家店也是满满当当,隔着透明拉门我可以望见rude小哥在里面招呼客人。老公先进去问了,结果被小哥以现在很忙为理由赶了出来,让我们在门外等着。老公被赶出来以后脸色大大明朗了,非常笃定地告诉我,看rude小哥问都不问就不耐烦地让他在外面等的这个情形,多半包包就在小哥那里,只是人家有意刁难一下罢了,肯定会给回我们的。我先是一松气儿,包包还在!然后气儿又喘不顺了,这可是法律模糊的红灯区吖!万一人家顺手在我包里抽个暂存包裹的服务费什么的,几千日元都好说,动我Tiffany钻戒的话,我可是会为了爱情而咬人的!就在我伸头伸脑数秒钟的时候,坐在店里的一个台湾气质的大叔冲我挥了挥手,他是离rude小哥距离最近的顾客,只见他做了个“包”的口型,然后侧过身在某个我的盲区找了找,把我的银色小背包提了出来!他举着包,指了指我,又指了指包,我热泪盈眶,点头如捣蒜。大叔笑起来,冲我点点头,转脸就和rude小哥交谈起来,之后便见那小哥一脸苦大仇深,拎着我的小包包走了出来,用硬梆梆的日式英语问我是不是这个包。包在他手上,我哪里敢有不敬,开足马力感谢他,好在事实证明rude小哥其实只是rude而已,人品没有缺陷,让我检查确认包包内物品是否齐全,之后非常桀骜不驯地把我们赶走了……嗯,我挣扎了一番,决定把对他的态度摆回中立线上。至于那位善良的大叔,虽然我们不曾交谈,只对过口型,但我在茫茫人海中为你打call!

真是非常吓人的虚惊一场。我决定实现我对札幌本届神明的诺言,一月一日,新年第一天,赶早去拜TA。

2019年的第一个清晨,我劫后余生又心满意足坐在酒店餐厅的窗边,自己给自己做了满满一大碗海鲜勝手丼,鲑鱼子和扇贝占据半壁江山。窗外正飘起2019初雪,酒店的工作人员兴致勃勃地用中文和我说新年快乐,口音古怪到有点可爱。

北海道神宫位于圆山公园,我和老公也没太查地图,下了圆山公园地铁站就跟着一大波日本人热热闹闹地蹓跶了过去,不少奶奶们阿姨们甚至是正式的和服打扮,小木屐在冰雪中哒哒哒哒。银装素裹的圆山公园,有种原始的微涩的宁静感,又莫名让我觉得甜美,让我想到豆沙青团的味道。大乌鸦时不时鸣叫,衬得这雪更静更厚更白。圆山公园里本来人很少,但不一会儿人流就蔓延开来,欢庆的意味也蔓延开来,有个孩子执拗地在滚一个雪球,雪球被他越造越大,他走得越来越慢,他的姐姐越来越不耐烦地催他,打他的屁股,当然并没有什么用,我已经说了,他很执拗。我这么慢吞吞地看着往神宫汇集的人们,觉得有很多雪的北海道可爱极了。

站在鸟居之下,我学着别的人的样子,轻轻向神宫方向鞠躬致敬,然后沿边走上参道。据说参道中央是神明们的专属。参道尽头的左手边是“手水舍”,人们排队等候,到自己的时候取下一柄木勺,右手执勺舀水,先浇洗左手,之后换手舀水浇洗右手,再换手,右手舀水,浇水入左手中,漱口,再舀水浇洗左手,之后直接竖起木勺,让剩下的水流下以清洗勺柄。

洗手完毕,我终于来到这几位不太相熟的神明面前。不过不要紧,2018年末的薄野拉面店小包包走失事件里,我有幸托了你们的福。老公把香油钱丢向神前,我们向神明许愿。我们鞠躬、再鞠躬,我们合掌于胸前,一拍、再一拍。

我愿此生笑比泪多,我愿所有我曾失去的,都有所归来,即使以另一种模样。

最后一鞠躬,我离开神前。向左走有天皇、皇子们手植的树,人们悬挂绘马,求解神签。我和老公走在歲旦祭热闹的小吃摊位中,两人凑出身上的硬币合买一杯甜酒。

我感觉札幌的Kamisama有爱地拍了拍我的肩。

君君提示:你也可以写原创文章,点此查看详情 >>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和北美省钱快报共同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如有更多内容分享或是对文中观点有不同见解,省钱快报欢迎您的投稿。

1239 4 0 1
 

名字(选填)
Dealmoon.com

木木Summer 8

  • 文章

  • 众测

  • 晒货

  • 粉丝

  •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