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落黄昏

梦落黄昏

乌江
乌江
322 浏览

                                             梦落黄昏

 

        梦中游子失落于黄昏,亦不知有多少时日了。

        黄昏恰似幽梦影,恬静、温馨、平和;其韵味和蕴意绝非生花妙笔所能描绘。况吾秃笔乎!

        过了知天命之年,我尤爱黄昏的气息。它兼古典的哲理美和宇宙的神韵美于一身。

        落日。晚霞。若于造化特设的巍峨雄奇、波澜壮阔的舞台背景下,诸如一望无垠的大沙漠、叠叠层层的秀峰、浩浩淼淼的汪洋、波波折折的大草原,或是茫茫苍苍的原始森林,定然使黄昏的气息和色彩呈现出无可名状的忧郁与沉思。

        每逢西天抹上一笔笔橘红色的花边,仰视那碧蓝的苍穹,一片片千姿百态的浮云匆匆隐退,彼时你可曾独立于海岸,静静地观赏那时而柔声细语、时而咆哮如雷的海浪,瞭望那暮色苍茫、海天相接的景象?若在那晴朗朗的夏日傍晚,你可曾步入那幽深似海、金辉渗透的古木参天的曲径,优哉游哉?当暮霭沉沉之时,新月悬空之际,你可曾涉足巉岩峭壁,“近听风声如笛,远闻松涛似海”,勇攀天都峰巅?霎时,可曾拥抱过那璀璨瑰丽的漫天云霞?……所有这一切,你一旦身临其境,便可痛快淋漓地呼吸那黄昏笼罩四野的神秘气息。想想看,那该是怎样玄妙的气息啊。

        记得1991年暑假,我随侄女出差首次登黄山。正是黄昏时分游至北海宾馆。只见那金灿灿的夕阳泛着红晕晕的光泽,正泼洒在森罗万象、瞬息万变的黄海之上。机不可失,我不顾一天攀登的疲惫,兴致勃勃地漫步于北海散花坞前,纵目展望,真乃“满目青山夕照明”。当我美滋滋地品味着眼前矗立于松海里的“梦笔生花”时,直觉得苍茫的暮影宛若造化的巨椽神笔挥洒的水墨画,渐渐点点滴滴地融化于峰海与游客之间。瞧那五彩缤纷的霞光与重峦叠嶂的剪影相互映衬,简直是一幅巧夺天工、美轮美奂、气势恢宏的神品!依依不舍地离别此景,又急忙赶往狮子林近旁的清凉台。此台突出于三面临空的一座险岩之上。立于台上,凭栏远眺,有似猴子观太平、仙人下棋等奇特景观;俯瞰台下,是深壑幽谷、峰云绝妙的后海。放眼一望,哇!余晖泼洒的黄山,好神气哟。你瞧,那朦朦胧胧的翠谷、那影影绰绰的峰海、那呜呜咽咽的松涛,真的给人一种不似神仙胜似神仙之感,仿佛置身于童话般的寓言世界。此乃黄昏的另一番景象。空灵而茫茫,深邃而幽远,神奇而玄奥,这魔幻般的黄昏气息,怎能不令人遐思玄想——“归宿在哪里?”

        哦,梦落黄昏!……“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君君提示:你也可以写原创长文章,点此查看详情 >>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和北美省钱快报共同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长文章仅代表作者看法,如有更多内容分享或是对文中观点有不同见解,省钱快报欢迎您的投稿。

322 0 0 0
 
乌江
乌江 1
  • 长文章

  • 笔记

  • 粉丝

扫码下载APP